當前類別: 首頁  史海鉤鑒
儉以養廉
發布時間:2019-05-16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瀏覽人次:10


       廉,素來為人所敬。即便貪墨之人也會堂而皇之地冠以“廉”名,從而以假亂真,欺世盜名。

  顯而易見,“廉”名之下,其實難副。古代有所謂“養廉”之舉,“衣食足而知榮辱”,讓人不必為無食果腹、無衣蔽體、無居存身而大分其心,或以穀物,或以絹帛,但多數還是以銀子養之,謂之“養廉銀”。如此之“養”,效果難以捉摸,清代官員俸祿很低,故政府頒發高於俸祿五十倍至百倍的“養廉銀”,可是依舊難以遏製腐敗風氣。

  於此“養”法之外,還有另一“養”法,似乎更加高明,這就是“儉”。

  “儉”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一直有著很高的地位。《周易》中的否卦這樣說“儉”:“君子以儉德辟難。”“儉”之德行大矣!不隻可以避免因奢而敗,遠離各種難以預測的禍患,還可在非常時期,闖過難關,擺脫困境。

  老子說自己有三寶,其中之一就是“儉”。孔子之所以對“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的顏回評價甚高,就是欣賞他擁有世人不易珍視、難以踐行的法寶“儉”。有了“儉”這個“金鍾罩”和“護身符”,任何艱難之境都可從容不迫,處之泰然。

  司馬光是個成熟的政治家和史學家,他對世事有著極為透徹和智慧的認識,他唯恐自己的後人不識“儉”這個字,敗壞自家家風,辱沒自家家聲,故特作《訓儉示康》,“夫儉則寡欲,君子寡欲,則不役於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則能謹身節用,遠罪豐家”。意思就是說,如果能夠持之以儉,人的貪欲就會減少,對於有地位者來說,就能夠不被外物所綁架,所役使,可以正道直行。而普通的平民百姓也能精打細算,勤儉節約,不僅可保衣食無虞,還可避免跌入犯罪深淵。司馬光用多個事例,從正反兩麵,極陳“儉”的重要意義以及“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個千古不易之理。

  故而,曾國藩曾在家書中苦口婆心反複告誡後人“勤苦儉約,未有不興;驕奢倦怠,未有不敗”。顯然,“儉”與“不儉”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而同時也會產生兩種截然相反的人生結果。

  蜀漢丞相諸葛亮正是看透了這一點,才敢於在給後主的自述中盡曝家底:“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頃,子弟衣食,自有餘饒。至於臣在外任,無別調度,隨身衣食,悉仰於官,不別治生,以長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內有餘帛,外有贏財”;也才不憚在同僚麵前坦示說:“今蓄財無餘,妾無副服。”功高如日月,儉素如赤貧,千百年來,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崇高風範,受到世代華夏子孫的仰望與傳頌。

  儉,並非意味著排斥和拒絕美好生活,也非踐履苦行僧的生活方式,而是警戒過猶不及。倘若一切“唯財是舉”,甚至不惜為此失去底線,不擇手段,極易滑入奢靡的深淵,這往往是一條通往黑暗的不歸之路。

  “奢靡之始,危亡之漸。”《新唐書》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唐初,誌得意滿的魏王李泰就對奢侈享樂情有獨鍾,雖有大臣向太宗李世民進諫,但太宗卻沒怎麼當回事,“舜造漆器,禹雕其俎,諫者十餘不止,小物何必爾邪?”可大臣褚遂良卻不這麼認為,他嚴肅地剖述了其中的利害,今天是漆器,明天就是金器,後天就是玉器,這樣越來越奢華,也就越來越難以遏止。所以這些事看似微不足道,但後果卻是嚴重的,甚至不可挽回。太宗聽罷,深以為然。

  儉與廉曆來是一對不可分離的孿生體。《元史》有雲:“士非儉無以養廉,非廉無以養德。”廉是本分,亦是官德。若要厚德載物,廉名於世,儉為不二法門。儉,不僅可養廉,還可養德、養性、養心,淨化靈魂,一身正氣衝雲天。(馬軍)


版權所有 newbee赞助雷竞技 CopyRight 2011 by nbptweb.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寧波經濟技術開發區新大路1069號   聯係方式:86891931   郵編:315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