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張慧波:職業院校跨文化教育助力“走出去”企業 提質增效的策略思考

發布時間:2021-04-23作者:來源:《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瀏覽次數:10

作者:張慧波(1966—),男,教授,newbee赞助雷竞技 黨委書記,主要研究方向為職業教育管理、職業教育國際化。

要:“一帶一路”建設背景下,我國“走出去”企業在本土化過程中麵臨著跨文化經營與管理理念不足、具備跨文化能力的管理與技術技能人才缺乏,以及跨文化政策信息掌握不足等掣肘。職業院校作為麵向“走出去”企業開展技術服務,以及產教融合人才培養的教育供給方,亦存在跨文化教育理念有待加強、跨文化教育資源有待豐富、跨文化服務能力有待提升等問題。需要從樹立跨文化教育理念、加強跨文化人才培養、提升跨文化服務能力等方麵著手,推進跨文化教育的穩步實施,滿足“走出去”企業的現實需求。

教育部等九部門印發的《職業教育提質培優行動計劃(2020—2023 年)》提出實施職業教育服務國際產能合作行動。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背景下,企業“走出去”已然成為拉動我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源之一,也是構建更加緊密的世界經濟文化共同體、促進各國人民友好往來的重要途徑。但是,“走出去”企業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也麵臨諸多挑戰,在語言、政治、經濟、文化、法律、族群等方麵因地域與文化差異而引發的不適應,甚至文化衝突,以至難以在當地落地生根。教育在服務“一帶一路”建設中具有基礎性與先導性作用,職業教育積極開展跨文化教育,服務“走出去”企業適應當地文化具有重要意義。本文基於“走出去”企業麵臨的跨文化挑戰,探討職業教育在服務“走出去”企業跨文化教育中的不足及應對策略。

一、“走出去”企業麵臨的跨文化挑戰

(一)跨文化經營與管理理念不足

跨文化管理是企業在推動“走出去”發展戰略過程中,協調管理擁有不同文化背景、思維方式、生活習慣、宗教信仰的組織成員,有效解決文化差異帶來的各種矛盾與衝突,實現企業管理效率與質量提升的管理活動。“走出去”企業在當地發展過程中,有效推動跨文化管理對於避免文化衝突、促進企業落地生根具有重要作用。荷蘭著名跨文化研究專家霍夫斯泰德提出,“權力距離”即社會承認和接受的權力在組織中不平等分配的範圍,是影響跨文化差異的重要因素之一。高臣等借鑒霍夫斯泰德文化維度理論,通過數學方法計算出“一帶一路”部分(16個)國家和地區在權力距離文化維度上的數值。結果顯示,東南亞國家與中國相近,其他地區都相對低於中國。權力距離大的文化中,下屬心目中的上司是獨裁者,下屬對上司有強烈的依附性;而在權力距離小的文化中,員工喜歡參與決策,並且在職責範圍內有相應的自主權。基於這一研究結論,我國“走出去”企業在員工管理中,若采用傳統的管理手段,除東南亞國家外,其他地區均較大概率存在由權力距離因素引起的文化衝突。當前,諸多“走出去”企業在跨文化經營與管理意識方麵已有較大進步,但如何更深入地將理念轉化為行動,有效提升企業跨文化經營與管理水平,在勞動用工管理體係、培訓教育體係、薪酬管理體係、跨文化溝通體係等方麵仍處於探索階段,亟待盡快破解。

(二)缺乏具有跨文化能力的管理與技術技能人才

“走出去”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在於人才,具有國際視野、熟悉國際規則、跨文化適應能力強的高水平技術技能人才是企業在海外發展的基石,是決定企業能否在海外長期經營的重要因素。當前,諸多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因缺乏語言、管理、技術技能等專門人才,導致諸多隔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語種豐富,據初步統計,60多個沿線國家和地區所使用的國語及官方語言共 78 種,使用的各種民族語言多達 2400 餘種。但是,當前諸多小語種人才供給不足,成為“走出去”企業麵臨的重要挑戰。管理人員在企業海外發展中具有多重角色:一方麵負責企業的經營管理,另一方麵是跨文化矛盾的“調節器”。質量較高、結構合理的中高層管理人才隊伍可以幫助企業有效避免文化衝突、提升管理效率。如調研發現,上海電力建設公司在印度尼西亞瑪巴電廠有 30 年的運維權,但急需具備跨文化能力、熟悉當地語言、了解當地法律的複合型人才。同時,“走出去”也需要大量具備一定技術技能水平的現場工作人員作為一線管理隊伍,但當地職業教育難以培養滿足企業發展需求的人才,人才不足已成為製約企業海外發展的瓶頸。

(三)跨文化政策信息掌握不足

產業發展、教育發展、投資環境等是海外發展必須掌握的基本信息,獲取有效信息是“走出去”企業重要的工作內容。調查發現,諸多“走出去”企業對所在國產業、教育、政策、法律法規、投資環境、宗教信仰等信息掌握不足,部分領域甚至處於空白狀態,造成較大損失。如有企業由於對當地法律、文化及知識產權方麵不了解,在產品專利申報中吃了苦頭;也有因不懂當地政策,被當地職業經理人鑽政策空子而遭受較大經濟損失等。當前,多數“走出去”企業已建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和尊重宗教文化的意識,但獲取相關專業政策、信息的途徑有限。

二、職業院校跨文化教育能力難以滿足“走出去”企業的現實需求

“跨文化教育”最早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指教育活動應“促進對文化多樣性的尊重與理解”“涉及教學方法和內容、教師培訓、學校與社會互動等方麵”,從學校、社區、家庭等多個維度促進學生融入多元文化,增進國際理解。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深入人心、實踐不斷推進的今天,開展跨文化教育,培養能夠服務“走出去”企業的技術技能人才,是新時代賦予職業教育的重要使命。教育部國際司(港澳台辦)負責人就《關於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答記者問中明確指出:“鼓勵有條件的國內職業院校與企業攜手參與國際產能合作。”但是,由於社會需求、政策支持、發展基礎等諸多原因,長期以來,我國職業院校在開展跨文化教育服務“走出去”企業方麵仍存在諸多短板和不足。

(一)跨文化教育理念有待加強

當前,教育管理者、教師和學生等多個主體的跨文化教育理念有待加強。就教育管理者而言,需要樹立先進的跨文化教育理念,並加強頂層設計。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職業教育發展經曆了長期的借鑒與模仿期,至今大部分職業院校的國際化理念仍停留在引進歐美職業教育發展模式和經驗上,對於通過開展跨文化教育,培養麵向世界、麵向未來的國際化人才意識不強。發展視野也通常定位於區域產業的國內需求,未能將“走出去”企業的需求納入學校發展規劃中。就教師而言,由於學校在跨文化教育方麵的頂層設計不足,對教師的相關要求不甚明確,也由於傳統教學觀念的影響,一線教師在教育理念方麵往往很難實現跨文化突破,或者僅僅是將歐美文化視為跨文化教育的主流方向,在一定程度上忽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文化,不利於形成更加包容、多元的跨文化教育理念。對學生而言,囿於英語基礎、家庭環境、傳統理念等諸多因素,職業院校畢業生參與國際就業環境的機會極少,在主動學習其他語種、了解國際文化方麵的意識和主動性不強,這也不利於跨文化教育氛圍的營造。

(二)跨文化教育資源有待豐富

跨文化教育資源不足是長期製約職業院校服務國際產能合作能力,提升自身國際化發展水平的重要因素之一。其原因:一是現有的跨文化課程資源過於寬泛,與企業真實需求差距較大。目前,大部分學校尚未形成成熟的跨文化教育課程體係。除了常見的語言學習,其他諸如國際文化、法律、技術等主題並未充分納入各類型專業課程,相關慕課、精品課程等在線課程資源也較為有限,不利於學生從更為寬闊的視角了解本專業知識與技術的全球發展樣態。二是“走出去”企業的跨文化需求尚未有效轉化為學校的跨文化教育資源。諸如國際先進工藝流程、產品標準、課程標準、資格證書標準,以及“一帶一路”國家的宗教、文化、風土人情等元素尚未能有效融入職業院校人才培養過程。三是能夠從事跨文化教學的師資資源不足。盡管近年來職業院校英語教學質量有所提升,但真正能夠承擔雙語教學任務的教師仍較為缺乏。開展跨文化教學要求教師應具備傳播學、跨文化交際等理論與實踐素養,但短時間內教師的相關素養和能力難以快速提升。同時,職業院校人才培養更多麵向的是“一帶一路”沿線小語種國家,而同時具備專業基礎和小語種教學能力的師資更為稀缺。

(三)跨文化服務能力有待提升

“走出去”企業開展決策谘詢、解決一線生產中的技術問題是職業院校raysource手机版下载 職能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當前職業院校直接服務“走出去”企業的能力還有待提升。具體而言,職業院校為“走出去”企業開展raysource手机版下载 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麵:一是為企業提供決策谘詢服務,如為企業拓展境外業務提供當地經濟產業、文化習俗、法律政策等決策谘詢服務等。我國職業院校近年來也成立了諸如中國—東盟職業教育研究中心、南亞職業教育研究中心等,但相關成果主要是對當地職業教育體係的簡單梳理,針對企業實際需求的某一技術領域的相關研究成果不多。二是為“走出去”企業提供人力資源管理、技術標準規範,解決一線生產技術難題等技術服務。但囿於職業院校在相關服務平台的搭建、學校相關政策支持,以及項目製度保障等方麵仍處於探索嚐試階段,麵對市場現實需求在信息交換、項目對接方麵仍有諸多障礙,開展該類服務的能力較為欠缺。

三、我國職業院校開展跨文化教育的路徑思考

《職業教育提質培優行動計劃(2020—2023年)》提出,推進“中文+職業技能”項目,助力中國職業教育走出去,提升國際影響力。通過引導職業學校與國(境)外優秀職業教育機構聯合開展學術研究、標準研製、師生交流等合作項目,促進國內職業教育優秀成果海外推介,貢獻職業教育的中國智慧、中國經驗和中國方案,展示當代中國良好形象。職業院校的跨文化教育是一項係統工程,需要統籌推進、協調開展。職業院校需從樹立跨文化教育理念,加強跨文化人才培養和提升跨文化服務能力等方麵著手,推進跨文化教育的穩步實施。

(一)樹立跨文化教育理念

1.加強跨文化教育的頂層設計

加強頂層設計是開展跨文化教育的關鍵環節。職業院校需由主管部門牽頭,對跨文化教育進行科學定位和界定,完善職業院校跨文化教育的政策措施和製度環境,推進跨文化教育體製機製創新,統籌推動職業院校跨文化教育的開展。選取特色課程和培訓項目進行跨文化教育試點,持續加大政策和經費保障,以點帶麵推動跨文化教育的實施。

2.引導師生充分理解跨文化教育的重要性

當前,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積極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也明確提出,要“積極參與全球教育治理”。認識並承認不同文化之間的差異性,尊重不同文化的平等性,是建立互信、充分對話、參與全球教育治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前提,也是“走出去”企業海外良好經營的重要保障。職業院校應充分認識到跨文化教育的獨特價值,引導師生了解跨文化教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加深對跨文化教育的理解和認同。

3.提升開發跨文化教育資源的自主性

職業院校應將開發跨文化教育資源作為培養學生跨文化能力、服務“走出去”企業的重要內容;應與地方政府部門、“走出去”行業企業合作,不斷優化合作路徑、創新合作模式,盤活並合理利用與跨文化教育密切相關的人力、財力、物力和信息資源,跨區域、跨國別、跨學校、跨專業開展跨文化教育項目和活動,逐步構建跨文化教育的資源網絡,提高資源共享程度和利用效率,保障跨文化教育實踐有效開展。

(二)加強跨文化人才培養

1.將跨文化能力作為人才培養的重要目標

增強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底蘊和核心價值觀的認同是開展跨文化教育的前提。在此基礎上,職業院校需結合跨文化教育的特點更新人才培養目標。我國職業院校人才培養目標主要包括知識、態度和能力三個方麵。就知識目標而言,跨文化人才需掌握世界其他民族的文化知識、風俗習慣和宗教傳統等精神文化知識、政治經濟製度等製度文化知識,並了解人類跨文化實踐的曆史與現實。就態度目標而言,跨文化人才需養成平等開放、相互尊重、客觀謹慎等有利於跨文化交流的積極態度,並逐步消除夜郎自大、妄自菲薄、故步自封等阻礙跨文化交流的消極態度。就能力目標而言,跨文化人才需要習得跨文化認知和比較能力、跨文化參照和取舍能力、跨文化傳播和發展能力。

2.豐富跨文化教育課程類型

多樣化的跨文化教育課程有助於提升人才培養效率。一方麵,通過開設正規課程的方式培養跨文化人才,主要包括外語課程和特定主題課程。其中,外語課程旨在將語言學習融入特定的社會文化背景中,以實現不同語言之間的文化調和,提高人才的跨文化交流能力。特定主題課程旨在解決跨文化人才培養中的特定問題,具有較強的針對性。另一方麵,通過短期培訓項目、海外交流等方式培養跨文化人才。短期培訓項目、海外交流等培養方式更加強調實效性,教學活動也更為靈活多樣。如,newbee赞助雷竞技 借助“中國職業技術教育援外培訓基地”平台,組織學生參與發展中國家職業教育培訓項目的管理和服務工作,讓學生在與受訓學員的交流中提高專業語言水平、拓展國際視野、提升跨文化能力,取得了較好的教育效果。

3.校企合作培養學生跨文化能力

職業院校應吸引“走出去”企業積極參與學生跨文化能力培養過程中,將跨文化能力培養與“走出去”企業對員工的素質需求結合起來,提高人才培養的針對性。如,可以通過在“走出去”企業中設立技術技能人才跨文化能力培養基地,創新人才跨文化能力培養模式,將真實的企業任務情境融入課程等方式,提升跨文化能力培養的有效性,有重點、分步驟培養通曉國際規則、具有跨文化交流能力的技術技能人才。

(三)提升跨文化服務能力

1.調研“走出去”企業的跨文化服務需求

這是提升跨文化服務能力的基礎。總體而言,我國“走出去”企業麵臨經營風險問題、目的國的支持和政策問題,並急需了解不同國家的政治環境、法律法規、市場需求和文化習俗等。但不同企業的具體需求各有不同,職業院校應緊密對接企業,深入調研企業現實需求,了解企業在海外發展麵臨的管理、技術等問題,幫助企業製定具有針對性的發展規劃,準確評估外部挑戰和機遇,降低經營風險。

2.協助企業開展海外員工的跨文化培訓

海外企業的當地員工不了解中國文化、難以適應企業管理方式,是企業海外經營需要直接麵對的難題。同時,中方員工由於不理解當地文化和風俗禁忌,與當地員工產生衝突也給企業帶來經營風險。職業院校可以通過為“走出去”企業提供員工跨文化培訓的方式,增強中方員工和當地員工之間的文化理解和互認,緩解文化差異帶來的勞工管理問題,提升企業的人力資源使用效率。

3.為企業提供針對性谘詢服務

職業院校可以組建由通曉國外法律製度、精通外語、熟知海外經營流程等人員構成的服務團隊,在調研“走出去”企業需求基礎上,為其提供量身定做的決策谘詢服務。

新聞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pW1ZYS5vapO4OduFkHx8cg

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2021年4月23日

返回原圖
/